深蓝

三分钟热度

关于大学专业选择

说的很对了。而且选择专业的时候要清晰认识自己,知道自己实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不是自己想成为但成为不了的人

Rofix:

拧开瓶盖和喝进嘴里是喝水时两个同样重要的步骤,就像高考和填志愿。虽然拧瓶盖更费劲,但我在生活中见到了不少高考成功却把水撒了一地的人。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文字来避免我的读者重蹈覆辙。这次主要说专业。


首先是转专业悖论。转专业被看作是选错误专业的救命稻草,然而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批准转专业的第一个标准是“该学生在当前专业成绩优秀”。然而往往需要转专业的同学自己目前的专业学的都不是太好,而学得好的又没有理由去转专业。这就形成了悖论:最该转专业的学生却是最难转专业的人。使得不少学生被不喜欢的专业套牢,引发一连串恶性循环:专业上花的时间越多,换别的专业的沉没成本越高。到了考研和工作申请时,依旧会限制在本专业的方向,然后花更多的时间在这个不喜欢的专业上,以此类推,最后万劫不复。


如果还不确定自己最终的方向,最优的选择是选择自己擅长的专业,做感兴趣的话题。擅长的专业可以保证你一直成绩优秀,随时满足转专业要求,破除转专业悖论。同时因为擅长是客观的,兴趣是主观的。很多人在高中阶段对某一个职业的印象都是来自于书籍影视和媒体,并不是真实哪个职业的生活状态。我称之为科学家幻象。因为很多小朋友都想长大当科学家,想象出洁白的实验室里五颜六色的试管,和有趣精密的器材,背后的黑板上有复杂的公式和推导,你神情专注正在做实验。这就是通过各种电视剧小说中得来的印象,而这种印象与现实偏差极大。科学家大部分时间是在电脑上较为枯燥的做数据,而非生活大爆炸。医生,编辑,老师,工程师,记者等等,都不是人们平常想象出来的生活面貌,这些信息在高中无法获得,尽量去问做这个职业的长辈们,或者去实地参观,最差要去书店读大学的那个专业的教科书,看看是否是你想的那样。媒体都过度美化了很多工作,使得学生上了大学以后才发现,这他喵不是我想要的专业。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如果有“如果我感兴趣的和擅长的专业不同如何选择?”的问题,选擅长的。把你喜欢的方向作为话题。例如喜欢天文,擅长写作,就可以做科幻小说作家。


然而最可惜的是专业的滞后性。我称之为CD碟效应,如果你进入书店,依旧有相当多的教材附带CD碟片,虽然现在大部分电脑在至少五年前就取消了碟片插口。导致这些CD无从安放,只能扔掉。因为时代变化加速,而教育系统需要维持稳定。大学教育永远不能够及时的跟上时代。这是必然的,但作为学生个体不应该为此买单,否则也会被社会扔掉。基础科学占大学专业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这符合1977年的社会需求,但已经不符合今日。很多有趣的职业都没有大学专业与之对应,例如需求巨大的游戏设计职业,只有中传媒开设了相关专业。而真正开设给基础科学的工作岗位又少之又少,只有继续读博一条路。所以要对照现实中的工作来考虑对应的专业,而非相反。


如果实在拿不定主意,数学(统计)金融和计算机永远是万能的选择。毕竟这些专业能转换到任何领域,去任何公司工作。无论腾讯阿里网易bilibili,去哪儿都不牵强。


总之,专业选择并不是选择学科,也不是选择工作,而是选择了后面人生的生活方式,这才是终点。如果父母控制欲强的话自己要清醒,毕竟他们不会替你上大学,成人后都是你自己来承担,也不用帮他们实现梦想。另外关于艺术专业我之后会细聊。


至于大学选择,下次再说。






可以分享给需要的人

半夜激情摸鱼,最近特别懒散,今天一天基本啥事也没干,明天更狐狸的文(也许)(更新了lof,版面改的好不适应。。)

【也青】来者可是,诸葛狐狸?

其实就是一个双向暗恋的小甜饼,青仔突然变成小狐狸,大家在寻找解决办法的时候,双方先后发现对方都在去给自己表白的路上,然后就顺势在一起了hhhhhh

 

前文点我:1-6 7-10

 

11.

最后张楚岚拒绝再以被甩一头一身洗澡水为代价帮王也给诸葛青洗澡。

啊?你问我为什么是“帮王也”?不好意思,老张雪亮的眼睛,早就把这俩半仙看成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影响不可分割的整体了。别的不说,就看他俩每次说话那眉来眼去的小眼神,宝宝都能看出来他们之间绝对有一腿。反倒是他们现在都还没搞在一起才大大出乎了张楚岚的意料。今天给老青洗澡的时候可怜的张楚岚就已经快被闪瞎了,别问他是怎么从一只狐狸的眼里看出含情脉脉,娇羞躲闪,欲拒还迎的。唉,不说了,总之别想再让冷冷的狗粮再在他脸上胡乱的拍一回了。

 

12.

几个人合计着怕诸葛青一只狐狸半夜出什么事,就只订了三个房间。哦,当然是王道长和狐狸一间了。

王也对这安排很满意。难得老青这么可爱一回,怎么可能撒手让给别人呢。

反倒诸葛青像是扭扭捏捏的,勉强进了房间也不上床,也不理王也,直接窝进了角落的沙发,尾巴一卷开始装睡。

变成狐狸之后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就像他发觉这具身体用不出十成十的八卦阵,作为动物会本能的对陌生人充满忌惮,而且也无法像人一样完美的掩饰自己的各种心情。

他还没确定王也对自己的态度,还没放下自己的心结,现在不是时候,他怕,离得太近,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13.

其实诸葛青这一趟来北京,除了日常骚扰王也之外,也是想正视自己以及自己对王也的感情。

没错,诸葛青喜欢王也。从初见时被打得落花流水的不甘,到后来得知王也明明可以选择留在北京却还是追着他来到碧游村的感动,那个人的出现就像石子丢入静潭一般,扰乱了自己的生活和心境,让自己如飞蛾一般身不由己,情不自禁的闯入温暖,耀眼却也致命的陷阱。那个时候王也叫上自己一起离开村子,而自己是出于执念也好,自卑也罢,或是对那一瞬间产生的黑暗想法的自我厌恶,只是想着要留在村子,得到神机百炼,也暂时逃离王也。他们在林子里被阻拦的时候,自己只是偷听到了计划,演一出戏以得人心,而王也,明明已经撑不住了,明明知道如果留下也许日后也无法逃离,明明知道再也守不住风后奇门,却还是让他快走,他的道长是真心的想要自己走,拼了命也要保护自己脱离危险,而自己呢,居然产生了那么龌龊的想法。那一瞬间他对自己的厌恶达到了极致。这样的自己,怎么对得起,配得上那么好的王也呢。也是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之所以强撑着也想以对等的姿态和王也站在一起,之所以越是接近就越是倍感卑微,之所以只是看着王也的眼睛就打心底里觉得他像天神一样耀眼,是因为自己,心动了。

还好克服了心魔得到三昧真火后,自己的罪恶感和自卑感减少了一些,也轻松平静了很多。自公司上完椅子,诸葛青很久都没有联系王也。一方面是想自己安心的练习三昧真火,另一方面,他需要一段时间来静静梳理自己对王也的心情,以及,王也对自己的态度。

 

14.

王也看着缩在角落里那团白球,想起刚刚自己单独给青下巴毛时青就不太对劲,有点疑惑的挠挠头。

难道是刚刚弄疼他了?还是吃饭的时候有什么事自己没注意到?还是单纯的就是累了?

王也坐到扶手上摸摸诸葛青的后背,青的狐狸耳朵立起来动了两下,又趴下去了。

算啦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早睡早起,早睡早起。

王也意犹未尽的又使劲揉了几把诸葛青的头,怕青半夜冷,又找了条毯子虚虚的搭在青身上,转身洗漱换衣服上床关灯睡觉了。

“老青晚安啊。”

角落里狐狸埋在尾巴下的脸稍微红了红。

 

tbc

 

 

 

*这几段主要写青对老王的感情。我觉得也青喜欢上对方都是在碧游村那里,青想和老王姿态对等,老王想真正看清青的心。

在青的角度,都说爱情应该是双方平等的,也许客观上的平等真的存在,但主观上这是个悖论。喜欢一个人会让自己无限美化对方,又更加觉得自己不够优秀,即使一直想要以对等的姿态站在一起,客观上双方也真的不相上下,在一方看来,滤镜也会使人觉得自己还是比不上对方。爱真的让人卑微,又像从尘埃中开出花来。一开始刚刚喜欢上的时候这种滤镜最厚,到后来会好一些。青一开始不能原谅那个窥伺老王的风后奇门,产生恶念的自己,就算和傅蓉倾诉过了应该也不会很快就能迈过这个坎,他需要自己想通。在文章里我想表现的是,青可以感受到王也也许有点喜欢自己,但他的问题是不能接受现在这么不堪的自己和心中近乎完美的道长在一起,他首先需要原谅自己,之后才能去处理王也的喜欢。

而老王应该是渐渐喜欢上青的,一开始可能因为擅自改变青的命运,愧疚多一点,所以想对青好,但是后来接触过程中渐渐被青吸引,从北京追去碧游村的时候应该就是喜欢的开始。我看漫画的时候一直有种,老王被青吊着,明明很想要了解青但一直看不透很急躁,的感觉。王也就是真心喜欢青,一心一意对青好,有一种我能给的全都给你的感觉。但是明明付出这么多喜欢,连命都能给青的那种,青还是不听自己话,不和自己一路,还撩了个妹子,而自己怎么也看不透他,最后憋了一肚子委屈。王也不确定青是不是喜欢自己,所以不敢表白,但这其实也正给了青正视自己的时间。

最后双方都解开心结,在对的时间和对的人表白,会有一个美好的结果的。

 

【也青】来者可是,诸葛狐狸?

其实就是一个双向暗恋的小甜饼,青仔突然变成小狐狸,大家在寻找解决办法的时候,双方先后发现对方都在去给自己表白的路上,然后就顺势在一起了hhhhhh

 

 前文点我:1-6

 

7.

三人一狐坐在酒店房间里大眼瞪小眼。

“咋回事啊老青,你变成这样有什么线索没?”张楚岚刚得知小狐狸是诸葛青的时候笑的脸和肚子都抽筋了,现在刚缓过来。

“s23er我哪xs知道casdf咋jyusdjkiu回事hygdua啊”

诸葛青费劲巴力的在面前的平板上打字。狐狸不是猫科,爪子缩不回去。爪子尖点不上,爪子背又太大了点不准,诸葛青现在非常想砸了这个平板。

“那怎么办啊,一点头绪都没有,要查什么也得先把青给变回来啊。”王也一仰壳摊在床上。“青你变成狐狸之前去过哪,或者做过什么事吗?”

“没什么特殊的事啊,我来北京找你玩,想直接找你吓你一下,就没让你去接机,直接找了个酒店就住下了,结果第二天起来就这样了……”诸葛青委屈的用毛茸茸的小爪子扶了下脑袋,有点滑稽又有点可爱,看得王也心里一颤。

青啊,你还真吓到我了。

 

8.

“你们不是什么术士么,老青为啥变成这样不能算出来么?”张楚岚。

“没用,我会傻到不先自己算算么,结果问了问题之后内景好像没听见似的,根本没反应。”诸葛青。

“怎么能呢,我再试试。”王·不信邪·也。

“你肯定也算不出来,别白费力气了。”诸葛青。

王也没理诸葛青花了半分钟辛辛苦苦打出来的字,径直把腿一盘,进内景了,诸葛青嗤之以鼻。

三分钟后。

“算出来了,四个字,意达形现,不知道指什么。”王也,“咋可能算不出来呢,火团都没指甲盖大,一弹就碎了,一开始我离得远,差点没找到。”

张楚岚:“老青脸痛不?”

 

9.

意达形现是什么个意思,三个人一下午都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但马上到晚上了,饭还是要吃,觉还是要睡的。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

诸葛青吃什么。

按诸葛青的意思来讲,自己本来就是来找王也玩的,又被捆绑play了,差点还被埋了,午饭也没吃,受了这么多委屈,王也一定要好好的补偿他,所以要吃最地道的北京菜才行。

“但是问题是,你现在是狐狸啊……吃那些葱啊酱啊的,能行吗?”张楚岚道出问题所在。

“搜一下呗,狐狸吃什么。”行动派王道长拿手机点开百度。

“呃,上面说,狐狸主要吃老鼠……”

 

10.

最后还是吃了北京烤鸭,外卖。毕竟诸葛青这个样子也不能进饭店啊。

但是烤鸭太油,为了最大程度降低伤害,青吃的鸭肉都是王也仔仔细细一条条撕下来的瘦肉。

小狐狸眯着眼睛,乖乖的趴在沙发垫上,两只前爪软软的扒在茶几边,伸头去够碗里的鸭肉。王也一边撕肉,诸葛青一边吧唧吧唧的吃得特香,全身白毛蓬松又柔软,随着青的动作小幅度的晃着,一下一下挠着王也的心尖。绒绒的大尾巴还时不时的动一下,蹭得王也膝盖痒痒的。

这也,这也,太可爱了吧……

王也看似直男又老成,但其实一直很喜欢毛绒绒软乎乎的小动物。就像身边的这一团,让他这么一蹭,简直心都要化了。

而且不止可爱,这还是青啊。王也想。

脑海里出现诸葛青白皙干净的脸,带着自信又有点狡黠的微笑,头发也是这样软软的,一条辫子晃啊晃的,不知道怎么就勾住了自己的心。

再看身边这团小白绒球,眼睛还是眯成一条细缝,近看又透出摄人心魄的蓝。

唉,换了物种都还能勾人,我这辈子怕是栽在这狐狸手上了。王也有点无奈的感慨,但心里又莫名的泛起点甜蜜。

本来等着过段时间去找他,先试探试探,结果还没个具体计划,这人就先莫名其妙的成了狐狸。得,还是先让老青变回来再考虑吧。王也想着,耳尖红了红,实在没忍住,伸手挠了挠诸葛青满是细软绒毛的下巴。

张楚岚目瞪口呆的看着王也吃鸭子吃的好好的突然满手是油的去抓诸葛青的下巴,手过之处下巴上的毛瞬间油乎乎的黏在了一起。

“我去老王,你忘了咱俩刚刚费多大劲才给老青洗了澡么!刚几分钟啊你又给抓油了!!”

 

tbc

 

*看了两个狐狸吃东西的视频,被可爱到了

【也青】来者可是,诸葛狐狸?

 其实就是一个双向暗恋的小甜饼,青仔突然变成小狐狸,大家在寻找解决办法的时候,双方先后发现对方都在去给自己表白的路上,然后就顺势在一起了hhhhhh

 

1.

王也感觉,自己今天被什么东西跟踪了。

对,肯定不是被人跟踪,而是被什么东西。感觉也不像是如花,倒像是,什么动物。

记得碧游村那会,哪都通好像有个临时工是个禽兽师来着,自己被公司暗中盯上了?不对啊,要盯也应该是老张那边啊。王也边走边想。

看到没看到没,说曹操,曹操到。

“嘿老王,一个人在胡同口转悠什么呢?”张楚岚远远地冲王也招手,身边跟着冯宝宝。“公司带薪休假,来找你玩玩。”

这孙贼,估摸着是连旅游的钱都不想花,来坑我免费吃住玩呢吧。王也偷偷自己嘀咕。

 

2.

三人一起在胡同里走着。

那股被跟着的感觉又来了。四周挺静的,过滤掉张楚岚的说话声,甚至能听见那东西远远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好啊,身边多了俩人还跟着我,我看你能跟到什么时候。王也决定先不管它,但是没想到冯宝宝直接身子一晃,闪进他们身后的一条胡同里,直接把那东西给揪出来了。

 

3.

是一条蓝眼睛的小白狐狸。

这狐狸……有点眼熟啊。王也看着被冯宝宝提溜着尾巴在半空中张牙舞爪的狐狸想。尤其是那对眯眯眼。

王也:“你能不能听懂我说话?”

不知道这狐狸能不能听懂,先问问再说。

狐狸使劲点头。

“今天就是你在跟着我?”

狐狸使劲点头。

这狐狸怎么净知道点头,别是根本听不懂,只是个巧合吧。

“你看我是不是个女的?”

狐狸:“……”mdzz

 

4

三个人找了个没人的死胡同,把狐狸五花大绑丢在墙角,狐狸吓得瑟瑟发抖。

张楚岚:“谁叫你来的?”

狐狸:“嗷嗷嗷”

“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狐狸:“嗷……”

看来这狐狸只能听懂人话,但是说不了人话啊……三人陷入了沉默。

冯·手里不知道啥时候多了一把铁锹·宝宝:“先埋了再说。”

狐狸:“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剧烈挣扎.jpg

眼疾手快的碧莲和王道长连忙死命拉住了打算就地挖坑的冯宝宝。

 

5.

王也想,这么僵着也不是个办法啊,况且这狐狸也怪可怜的,本来应该是挺顺挺白的毛,让人忍不住想摸两把的那种,现在被折腾的又脏又乱,整只狐灰头土脸的,让人有一种虐待小动物的罪恶感。而且,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啊,机智的王道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6.

“给,这智商,不能说话,总可以写字吧。”王也丢了张大白纸在狐狸面前,给狐狸松了绑。

怎料狐狸一挣脱,也不跑,反倒全身炸着毛,两只前爪使劲往地上一蹬,开了个八卦阵,上来就给了王也一记土河车,赤练爆炎接踵而至。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的天,莫非?

这狐狸……

“老青??”

狐狸冲上来撕扯王也的裤腿,王也震惊的蹲下来,狐狸用尽全身力气给了王也一个大嘴巴子。当然,是用爪子背打的,他还不想王也从此破相。

王也感觉三观都被刷新了,新世界的大门向自己敞开。

感情刚刚的瑟瑟发抖不是吓得,怕是气的吧。

 

 

tbc

 

 

这狐狸怎么净知道点头,别是根本听不懂,只是个巧合吧。

冯宝宝:“你看我瓜不瓜?”

狐狸(出于求生欲)疯狂摇头。

宝宝:看来这狐狸还是可以听懂咱们说话的

 

*诸葛青是雪狐,本来想的是青狐,但是查了下青狐就是北极狐,到北京不得就地热死,还是算了。

*狐狸是犬科的,爪子缩不回去,所以只能用爪背打老王啦

*正常的狐狸其实还挺大的,但是为了可爱,阿青就委屈当一回小狐狸吧

 

交个党费,也总画残了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再也不会了)。。。近期沉迷条纹衬衫,真的很想看老青穿。

最近刚刚入坑,疯狂想画也青但是想不出来什么梗,于是产生了很多只有一个头或者只有单人的半成品,日后画完应该会一起放出来,应该。。。所以大家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或者什么想看的场景,单张,漫画,都OK,可以麻烦评论一下嘛,笔芯

[锤基]月光城(半架空,大量私设)

失踪人口回归,还改了个行。。。感谢看我画的关注了我的小可爱们,这么久没有画新的了你们还没有取关我太感动了(跪),但是最近一画画就心烦意乱,所以不如转个职吧,但是文笔犹如画功一样的很一般,容易圆不上情节以及OOC,大家不要骂我。。。。时间设定无限战争以后

 

【预警】:半架空,大量私设,洛基死亡,别在意细节我思维不严密,佛系更新,时刻可能消失,永远别期待下一章,由于写作习惯以及个人喜好,有大量描写,故事节奏很慢很慢,我会注意改正的但是一时半会可能改不过来希望谅解,一章大概2000字(我知道这很少但我写不动),总共可能两三万字吧(如果能写完的话),不长。就这些。

 

 

一切OK的话:正文

 

 

 

--------------------------------------------------------------------------

第一夜

 

索尔趟过河流,河水齐膝,是墨一样的黑色,冰冷刺骨,却没有结冰,也没有流动。这让他想到了死亡。

眼前是一片空旷死寂的平原,寥寥几棵枯树突兀的立在无边的冻土上,漆黑干瘦的枝杈张牙舞爪的刺向天空。巨大的圆月亘古的悬浮在半空,惨白冷冽的月光凝视着毫无生机的大地。一切都是寂静清冷的,没有人声,没有动物的叫声,甚至没有风声。近乎黑白的世界里,索尔一头亮眼的金发成了唯一温暖的颜色。

索尔不知道这是哪里,但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告诉他继续前行。看过了无数相似的景色后,一座素白的尖顶房子出现在他的眼前。

 

应该说,索尔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记忆停留在惨胜的大战后,自己孑然一身,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反而更加绝望。昏昏沉沉的踉跄前行,没有敌人等着他打倒,没有子民等着他的鼓励与领导,甚至也没有弟弟等着他去给一个拥抱或亲吻,真的很累,很累,他勉强走了一段,找了个废墟中还算得上显眼的位置躺下。

在医疗队找到我之前,让我先睡一下吧。

索尔闭上眼睛。

再次睁眼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萧索的世界,索尔的头还是晕乎乎的,像是完全没有睡过。要是平时,冒险精神和好奇心还会驱使他四处走走看看,但现在的他很烦躁,一心只想好好休息,却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个让人不自觉心情沉重的地方。

这是个梦吗,但一切都那么真实,索尔甚至可以看清枯枝的纹理,流水的波纹,他甚至打了个寒战。

但这又像个飘渺的梦境,这是哪里,他又如何来到这里,似乎都无法用现有的认知解释。

 

房子映着月光,被黑夜衬得有些刺眼。

“有人吗?”白房子似乎是这里唯一的建筑,索尔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只好推门走了进去。

一把匕首破空而出,角度刁钻,即便是常年战斗反应灵敏的索尔也只是将将躲过。匕首钉在索尔耳侧的墙上微微颤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敌人,就算是小刀,有一把防身的武器总比没有要好,索尔一把拔下匕首。

等等,这把匕首!

一个人从对面的柱子后走出,阴影的边界慢慢扫过来者的薄唇,鼻尖,和睫毛,苍白的脸完全暴露在冷冽的月光下,他摘下黑斗篷的帽兜,露出深邃眼眶里一双仿佛流动的碧色泉水眼睛。

“洛基?!”

 

“怎么,你也死了吗,哥哥。”洛基抿着嘴沉默了一会,理了理刚刚被斗篷弄得有些乱的头发,又仿佛漫不经心的转过身去摆弄手上剩下的另一只小刀。

而索尔只是站着,没有任何动作。

又是这种熟悉的,尖刻的,不急不缓的语调,这个索尔以为他再也听不见的,只能一遍一遍回忆着延缓淡忘的声音,还有这个可以轻易牵动起他所有情绪的,但是他突然就失去了的人,竟然就这么生动的出现在他眼前。

是不是梦境已经不重要了,要是刚刚的索尔还在因为难得的睡眠被扰乱而咒骂这个奇怪的地方,那现在他简直爱上这里不想再走了。

“洛基。”索尔大步走向洛基,呼吸急促,伸出的手犹豫了一下,当真正碰到了冰凉的皮肤时,索尔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手了。“洛基,洛基……”他一把抱住洛基,紧的像是要把他揉进胸膛里。

许久,怀里的人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环住了索尔的腰,把头靠在索尔肩上。

“I’m here.”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索尔在腹部的一阵剧痛中惊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担架上,旁边一同躺着的是面目灰败昏迷不醒的史蒂夫和托尼。

“索尔先生,抱歉可能刚刚放下您的时候碰到伤口了,您先别动,您伤得很重,我们马上给您做全身检查。”旁边的护士这么说着,手里还架着另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她显然忙不过来,衣服上满是沙尘和血迹,膝盖,小腿,和脚踝很多处都有或重或轻的擦伤,汗水像小溪一样顺着她的脸颊不断流下,头发乱糟糟的,额前一绺被扯出来的头发被烦躁粗糙的掖到耳后。

索尔摆摆手示意她这里状况还好,让她先忙,便径自想起刚刚见到洛基的那个梦。

 

洛基眨眨眼,“哥哥?”他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应。

洛基盯着眼前的空气发了好一会呆。

索尔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又突然消失了呢?虽然没什么具体的依据,但洛基潜意识里知道,这是死人才能来的地方。他不会承认刚刚看见索尔居然在这里时,他简直心痛得不能自已,几乎下一秒就要流着眼泪质问索尔为什么没能活下来。而就在刚刚,索尔又突然凭空消失,看他的傻样子显然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一直这么傻,洛基在心里说——而讽刺的是,这一次洛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是谎言之神,奥丁名义上的儿子,但到底不是纯正的阿斯加德人,死后不会化作漫天星辰,灵魂也不会去往英灵殿,他的死亡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肉体成灰,灵魂消散,他将再也见不到奥丁,见不到弗丽嘉妈妈,也见不到索尔。当他独自一人在这片萧索的世界里醒来,他以为这就是死亡,一个人孤独的被永远困在这里,无法忍受,也无法逃离。

而接着,他看见了索尔——那一刻,他又死了一遍,他也又活了过来。

 

这不是死亡之地。洛基现在确信。这个地方一定有什么未知的东西。

考试周真是让人身心俱疲。。。还好明天,不,今天早上,就要考完了,让我睡一天再玩一天再坐一天车,21号到家了的我将又是一个锤基的我(ง •̀_•́)ง

每日锤基打卡,图可能被压的很厉害。。想写东西,写了两笔就写不下去了,于是开始画画,线稿其实看着不奇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了点颜色就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