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终于有彩球乐哈哈哈满配克利切了解一下

三分钟热度

一个语c群里对戏梗的沙雕漫画,
那个可爱(bushi)的绿翡翠就是我没错了
论一个吃绿组的翡翠如何被迫被掰成白橄
(对你没看错,白橄)
之前发的那个很奇怪的被屏蔽了。。。
其实什么也没有啊,不明白
申请解屏太麻烦,重发好了

群里多数人是杂食(比如我hhh)
但也有很多保持操守(shenme)的小可爱,
所以只要文明友善和谐的聊天就OK(´・ω・`)
(↑这有什么因果关系么)

好了我说完了(溜了)

还是之前的欺诈时代全员头像,随便上了个色,以后可能用kila写点沙雕

震惊,慈善家竟突然变小(2),和之前的(1)隔了差不多一个月,潦草产物,后期有我出没预警。。。

前篇连接:点我

因为明天生日就放飞自我的画了自己进去(什么沙雕)(小声bb),大家不要嫌弃,嗯,这样子。。。

深蓝的个人说明书❤

◆名字叫深蓝,其实最喜欢的是绿色,对,就橄榄枝那个颜色。
◆称呼随意,最好是蓝酱❤
◆经常改名,换头像,所以叫“深蓝:xxxxxxxx”的人应该就是我
◆所有图都可以转载,当头像,做表情包,借梗,但是要私信说一声。如果私用的话(如做头像)改动可以,发布在平台上的话(如做视频封面)要改需要明确说明。条件允许的话要圈我去看哦~(放心吧我就是去给你涨热度的),我画这些沙雕应该没人会盗图什么的吧,但还是以防万一
◆目前主吃欺诈组,欺诈时代。但是会经常推荐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人管不住自己点推荐的手。。。
◆目前本命cp:欺诈组>裘前>伪白>佣空>冒盲,偶尔吃:杰佣,社园,前机,最近突然想要吃拉钩组和异域组,是个杂食党,不算雷但是不大喜欢除欺诈和社园以外的慈善家和魔术师相关cp如魔冒魔香(库特,薇拉:?????)。其实大多数cp无感,但是只要带本命玩就都喜欢哈哈哈
◆欺诈时代喜欢绿组,白画,画绿,海绿,海画(没错这人吃all绿,多数时候希望白画幸福he,偶尔想画师抛弃白金大猪蹄子)
◆这个人,她,超级喜欢评论,基本每条都会回!!!如果说红心蓝手是2倍的快乐,新粉是10倍的快乐,那评论就是20倍的快乐,红心蓝手加评论关注就是100倍的快乐!!!!!!请大家关爱产粮人,动动手指给她快乐
◆关于打tag的主张是准确,抓主要,方便吃粮人。不要随便打tag,越多越好什么的。就比如画欺诈组硬打欺诈时代tag,虽然都是一家人,但还是感觉欠妥。
◆没什么说的啦,最后声明一句,此置顶文章里说的都是多数情况下的,具体事情的处理如果与此文相左,以针对性的具体处理方式为准,防止有人钻牛角尖(´・ω・`)

打广告:

第五人格ID:oliveW,欢迎找我玩,我会努力不让你的游戏难度增加的太多(´・ω・`)

想进欺诈时代语c群,不要求在线时间,不要求丰富语c经验的那种,有人拉我吗

一个自我认为最合适的欺诈时代的abo设定。

感觉克利切家都是O,瑟维家都是A也不太现实,于是就有了这个想法。

绿翡翠感觉B最合适,B不用担心意外怀孕才能浪的起来啊。

白画双A我吹爆!!!!!!!

银漆AO模范夫夫~

蓝调的话因为觉得比较温柔,还很包容,应该是温和的B吧。

外星组双B纯情恋爱

海组凑齐ABO哈哈哈

最后1P是欺诈时代印象问卷

最后我疯狂吹爆绿组白画啊啊啊啊

白画我求你们HE

圈一下主页君 @欺诈时代 

是我的欺诈时代私服的配文(别人都是写文配图,这人怎么画图配文???)

【白画】星月胸针

 

一天的排位结束,克利切一家都累的不行,懒懒散散的摊在客厅里,但画师却突然急匆匆的推门从房间冲出来。

“你们谁看见我胸针了?”画师的衣服和头发都有点乱,看样子已经把自己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了。

“啊?胸针?大哥你平时戴胸针的么?”绿翡翠自认为对画师观察绝对够仔细了,然而从没发现画师有过配戴胸针的时候。

“啧,别人送的,”画师皱了皱眉,又像是急于解释一般,“没戴过,只是觉得看起来挺贵的,也许能卖点钱罢了。”

“哦……”

于是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绿翡翠,在厨房里翻食物的天青石,趴在桌子上小憩的紫石英,统统都被画师揪起来一起找胸针。四个人从卧室到画室,从厨房到书房,从房梁到地缝,就差把房子给拆了,然而都没有找到那枚星月胸针。

“我的天呐,”绿翡翠游戏里本来就开局撞鬼被追着跑来跑去消耗了不少体力,再这么一折腾直接累的坐在地上就起不来了,“大哥,那个胸针到底多贵啊,要不别找了吧,反正是送的,你也没戴过。”

画师看起来犹豫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又自顾自的找起来。

“算了,你们先歇着吧,我自己再找找。”

然而结果就是直到晚上,画师也没找到他的胸针。

画师难得有点失落的一个人坐在画室里发呆,晚饭都没怎么吃,整个人很是消沉。漆匠今晚和银白住不回来,由于画师什么也不说,天青石和紫石英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绿翡翠更是怕自己不小心说错话让大哥伤心,早早的就闭了嘴呆在一边。

家里一片寂静。

 

另一边,漆匠收拾自己和银白屋子的时候偶然发现了画师的马甲。

“大概是上次来的时候不小心落下了吧,洗洗明天拿回去好了。”漆匠翻着画师马甲胸前的口袋,打算扔进洗衣机,却意外发现在口袋内侧别着一枚星月胸针。

胸针是白金色的,弯弯的月牙盛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下面垂下的两条细链连接着一颗闪亮的金星,看起来价值不菲。胸针被端端正正的别在口袋内侧,在外边根本看不出来,说是胸针,倒显得像是护身符一样。

“应该是对大哥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吧。”漆匠想着,摘下胸针放在了桌子上。

 

结果第二天走的时候漆匠就把画师的胸针忘在桌子上了。漆匠回到家,紫石英去找蓝调了不在,绿翡翠便和他说起找胸针的事,漆匠一拍脑袋:“天,克利切给忘在桌子上了。”连忙打电话给银白。

“银白,你看没看见克利切落在桌子上的大哥的胸针?”

“啊?是你大哥的么?我以为是白金的,就还给他了,他也收了啊……”

画师:(甘霖娘)

 

白金掂着那枚星月胸针,目光飘向远方。

“想什么呢?”蓝调换了衣服准备和紫石英出门,临走却发现白金一直在看着窗外发呆。

“也没什么,”白金把手里的胸针递给蓝调,“去年送给画师的生日礼物,应该是被丢在银白家了吧,结果现在又回到我手里了……”

白金有些小小的失落。“当时还挑了好久呢,”他蔫蔫的想。

彼时的画师和自己还不像现在一般一见面就剑拔弩张,自己有时甚至能开玩笑一般的搂一下画师的肩膀。那时赶上克利切一家的生日,自己独自逛遍了商业街的店面,选出了这个他自认为最满意,也贵的要命的礼物。生日当天,自己笑嘻嘻的装作随意的把它递到画师面前,心里得意洋洋的想着画师大概从没收过这么贵重的礼物吧,说不定可以看到他惊奇的表情,可是画师却只是挑了挑眉,对他露出一个自信得体,又耀眼无比的笑容,礼貌道谢之后便如平常礼物一般收入了口袋。

自己大概就是那时开始对他完全心动的吧。

白金很少回忆过去,但每当想起他与画师相安无事的时光,嘴角总会勾起一个笑容。

但此时,这个笑容掺进了一丝苦涩。

“还以为他当时只是故作不在意,没想到是真的不在意啊……”

 

紫石英到了瑟维家门口,蓝调忙去招呼他进来,白金也没什么事做,便跟着蓝调走到门前。紫石英有点不好意思的推让,目光之余瞟见了蓝调还拿在手上的胸针。

“哎哎??这不是大哥的胸针么,大哥他昨天找了好久,最后没找到还很消沉呢,怎么会在蓝调先生——”

画师和漆匠渐近的脚步声打断了紫石英。

画师微微喘着粗气,抬头便迎上白金有些惊讶又心情愉悦的目光,便知道自己的形象已经毁了。

“好了,”画师扶了扶额,瞪了一眼白金,没好气的说,“既然找到了,那就快还给克利切吧。”

白金突然一脸坏笑的按住蓝调要伸出去的手:“老婆,亲一下就还你哦~”

 

(最后当然是被打了,画师:给你能耐的。)

是我的欺诈时代私服的配文(别人都是写文配图,这人怎么画图配文???)

因为本来以为每个小故事三两句就可以写完,结果写了个一千字作文???

而且写时代文的话就不能打欺诈组tag了,于是就单独放出来了。

每个故事都单独放好了,真的不是在刷热度,只是我自己存不住东西,手里有点什么就发了

【绿组】橄榄戒指

 

在商场闲逛的绿翡翠偶然在柜台里发现了一对橄榄枝戒指。纯银的戒托在明亮的展示灯下闪着耀眼的光泽,几片用由自己喜欢的翠绿渐变到那家伙常穿的深绿色的珐琅点缀的橄榄叶栩栩如生的在指环上伸展开,弯成一个小小的可爱的弧度。绿翡翠走不动了,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对戒指。

看着戒指就想要试着送阿丑一个礼物呢。

绿翡翠想象着橄榄枝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戴着那枚戒指的样子,悄悄的红了脸。

不过他很快又摇了摇头,要是被阿丑知道了自己的心思,还不知道要被怎样的嘲讽呢,毕竟橄榄枝那么讨厌自己,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床伴。

不过还是太喜欢,太喜欢了,脑子一热就买下了一对,带上了小一点的那只。走在回家的路上,绿翡翠翻来覆去把玩着那另一只戒指,想着橄榄枝的样子,垂下了眼,似乎默默的做了什么决定。

橄榄枝像往常一样独自在剧院的房间里看书。正看到精彩处,房门被大力的踢开,门后出现了绿翡翠笑嘻嘻的脸。

“阿丑,克利切找你来啦,来做吗?”

“啧,不要,别来烦我。”橄榄枝嘴上说着,却合上了书推到了一旁。

就像这个房间里无数次发生的一样,他们又滚上了chuang。激烈的律动间,橄榄枝瞥见了绿翡翠无名指上的戒指。

不像是单只,更像是对戒——和谁的对戒??

橄榄枝没来由的心情烦躁了许多,身下的动作愈发粗鲁。绿翡翠更加甜腻的叫着,戴着戒指的手情不自已的去摸橄榄枝的脸颊,而橄榄枝只觉得血气上涌。理智告诉他不要管那些有的没的,绿翡翠和谁有关系都不关他的事,但是脑子却不听使唤的乱成一团。

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橄榄枝穿上衣服坐在床边沉默着,而绿翡翠也不似往常的做完就走,而是局促不安的的在桌边不知道在弄什么。

“做完就快走,别磨磨蹭蹭的。”橄榄枝也不去看绿翡翠,随手拿了本书假装看起来,似乎想要掩盖掉自己的烦闷。

“好啦好啦,那我走了,再见咯阿丑~”绿翡翠又突然不磨蹭了,反而心情很好的蹦蹦跳跳摆摆手出了门。

搞什么?

橄榄枝想着,扔开了那本本来就没有在看的书,坐到书桌前。

自己刚刚推到桌角的那本书似乎折页了?不应该啊,虽然是急促的推开的,但依照自己还算不错的阅读习惯,也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

有点疑惑的打开那本书,橄榄枝愣了一下,突然笑了。

书页里夹着的,是一枚纯银橄榄枝戒指。

end

欺诈时代的我流私服,(毕竟不能一辈子穿一件衣服不是?所以画了新衣服给他们)

每个克利切身上都有一个象征对应瑟维的彩蛋(也许),虽然有的彩蛋明显到根本不配称为彩蛋。。

每个彩蛋被找出来,我都补一个关于彩蛋的小故事在下面💗

记qiu得qiu评ni论men我ping呀lun~我最喜欢评论了每条我都会回的!!别让我尴尬的故事都想好了结果没人配合QWQ

依照惯例,我最前排抱走绿绿和画师,剩下的大家瓜分一下好了hhhh

发现之前一直没有圈过主页,这次圈一下试试 @欺诈时代 

发现大家已经都看住彩蛋了,说好的故事如下,持续更新

不吃欺诈时代的就不用点啦

绿组——橄榄戒指

白画——星月胸针

灵魂P图就是我,克利切有了他的夜店蹦迪装,怎么能不带上瑟维呢

官方也是很懒了,克利切胡子直接色相+180就变成了蓝胡子,于是瑟维的眼睛也色相+180变成紫眼睛好啦(摊手)

克利切这两身真的暴发户即视感,建议官方再出个慈善家随身物品:金链墨镜雪茄烟,特效是边跑边撒钱,那我一定抽爆它

瑟维原图是大红袍

明明稳四出,非要抛弃我qwq

刚刚一局d5,最后两边大门都开了,没有一刀,我去救一个快被挂死的医生,骗刀失败被打了一下,救下来之后监管者追我,我跑了一段被挂门边椅子上了,我是一挂,想着可以拖到他们互相奶好,然后来救我,随便一个帮我抗一刀就四出了,反正就在门边,结果三个队友全摸满血之后从另一个门走了。。。走了。。。心情复杂,亏我还救了医生两次,空军一次,讲点情义不好么。。。